宋清辉:场外配资违法成本为零

  HOMS系统之所以突然间非常有名,是因为证监会对场外配资的重拳,HOMS系统能够让场外配资公司实现风控、强制平仓、追加保证金等完整的证券业务链条,是恒生电子投资云旗下的重磅产品,是目前接入证券公司场外配资的主力,有数据显示证券公司的场外配资规模约5000亿元,其中HOMS约4400亿元。恒生电子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上半年预增60%~100%,不难想象场外配资业务对公司的贡献。

  随着监管层对场外配资打击的趋严,可以想象HOMS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不过也不排除恒生电子能够打通某些关系,经过一些合理的整顿之后,能够成为资本市场配资的正规军。当然这只是猜想,证监会从2015年年初开始就多次对场外配资表现出不满,借以此次市场的中级回调严查场外配资,也显得名正言顺。

  配资业务在国内并不是一种新业务,其在二十年前就存在于我国市场,当时这种资金不仅在股市中游荡,在期货市场中更是大显神通。针对配资业务对市场的扰乱行为,证监会在2011年7月发布《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该《通知》指出,配资公司经工商管理部门核定登记的范围多为投资咨询、投资管理或管理咨询等,未取得任何金融业务许可牌照,涉嫌超越经营范围从事资金借贷业务。

  该《通知》还规定,期货公司不得从事、参与期货配资,并负有举报义务,在期货公司被全面禁止参与配资业务后,配资业务开始向股票市场转移。在A股行情的猛烈震荡下,我们看到了场外配资带来的超凡收入,也看到亏空的悲剧。在场外配资越发膨胀的同时,法律的空白导致了这种风险的存在。

  实际上,场外配资的风险不仅仅只是股民在操盘之中市场发生的不可预知风险,这种不规范的业务自身而言就不靠谱。很少人在意的是配资公司的资金是从哪里来,有公司会用自由资金作为给客户的资金,这种资金占少数部分,更多的资金是通过第三方机构向客户进行集资,但这种集资并非非法集资,而是包装成为高息理财产品向固定人群出售而游走在监管红线上。

  如此一来,配资公司也要承担偿还客户收益的压力,因此他们不得不通过各种方式寻找想放杠杆炒股票的人,像这样的推销电话我每周都会接到几个。如果这家公司业绩不好,未来跑路的可能性也非常大,买所谓理财产品的投资者和股民的资金都会因此烟消云散。

  当前,场外配资公司提供的资金月息通常在2%以上,当然这只是你看到的而已,大部分的配资公司除了收取月息还要收取交易佣金,例如账户实际佣金为0.3‰,而配资公司收取的佣金通常在0.8‰到1‰以赚取交易差价。对高频交易者而言,这意味着配资公司每个月收取的月息要远远高于2%。相比而言,2005年4月1日起施行的《典当管理办法》规定,财产权利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24‰,与其配资炒股还不如典当炒股。

  海外市场似乎没有配资公司的身影,融资融券业务则已经很成熟,由于国外市场没有涨跌幅限制,有公司瞬间的涨跌幅能够达到90%以上,这种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有机构能瞬间强行平仓。因此,场外配资也是一种中国特色。

  可以想象,不受法律保护的场外配资业务未来的发展将越来越窄,此次股市的暴跌让不少股民遭受到了巨大损失,不过在赚钱效应下他们还会心甘情愿继续在里面翻跟头。而通过这种模式获利的场外配资公司,依然会想方设法继续游走在法律边缘,为零的违法成本、庄家式的获利对他们而言,诱惑实在太大。

  中国人的智慧是无穷的,但很多人没有用到真才实干中,随着监管层的重拳出击,不少配资公司动了动脑开始将“配资”的关键词更改为“投资”、“股票咨询”等,以文字游戏逃避监管。

  中国证券业协会2015年6月30日所给出的数据显示,A股场外配资的规模大约有5000亿元,实际数字肯定不只如此,高出3倍都是有可能的,如此大规模的杠杆对整个金融体系的流动性是一颗定时炸弹。监管层此次动真格,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资本市场起到净化作用,打击投机倒把的投机者,让投资者量力而行、让市场能够正常运转,将可能产生的人为风险和泡沫压低。

  但是,会有不少喜欢通过杠杆操作的股民对此不理解,认为影响到他们赚钱的机会,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我国投资者教育还不到位,需要通过各方面继续普及投资者教育。

  (作者系著名经济学家、澎湃新闻特约经济学家宋清辉,近期出版《 一本书读懂经济新常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